【念念有辞】女性从政不逊色

30 03 2009

无论是5000年前的东方社会还是西方社会,男尊女卑一直是社会所奉行的两性模式。然而,随着新女权运动的崛起,女性的地位和生活开始有所改善。进入了21 世纪,也意味着人类社会从男尊女卑开始迈向男女平等。然而我国独立了51年,女性国会议员的人数却只有区区的10%。有人说这是因为向来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没有给女性足够的机会,有人说问题在于女性不够积极主动。不管怎样,如何提升女性在决策过程的分量和参与度确实成了今天许多人都关心的课题。

要看到更多女性从政,我觉得首先需要调整女性的心态。女性不能也不应该再自我标签为需要保护的一群。其实在许多时事和人权的课题上,女性的观察与洞见并不比男性逊色。律师公会前主席安美嘉就是最好的例证。

男性传统的优势在于体力。可是若非出现“群殴”或者“围堵”,这项优势在政治上其实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相反地,女性向来比男性更擅长面对压力。在日本,男人的自杀率是女人的3倍;在澳洲,男人的自杀率是女人的4倍,还有社会上男人永远高于女人的酗酒,吸毒和吸烟率都印证了男人比女人更不善于排解压力处理压力。面对压力恰好是从政不可避免的一环。可见,女性纵使不会比男性在政治上更具优势,也不应该会比男性差多少。更关键的一环在于女性自己怎么看。

其二,要提升女性的从政人数,我们也必需问问这个社会是否已经准备就绪。

从我从政至今,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人问过我担不担心自己嫁不出去,可是却好像从来没人问过其他的男性单身议员,好像刘镇东,陆兆福担不担心娶不到老婆。这何尝不是一种白色恐怖,好像女性从政的代价就是牺牲婚姻幸福。

其实,看看我国现有的女性政治工作者,章瑛,冯宝君,杨巧双,李映霞,努鲁依莎,哪个不是婚姻美满否则就是爱情甜蜜?就算像郭素沁,周美芬,不为众多追求者所动,选择献身事业,我们的社会是否又懂得接受尊敬她们的选择?而非带着一种取笑的眼光看她们?

要有更多的女性议员,心理建设对女性和社会都是需要的。

文章发表于2009年3月31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