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性骚扰法令何时落实?

9 03 2009

38妇女节,我们可以看到各式各样庆祝女权运动的活动,鲜艳的玫瑰更成了不可或缺的点缀。

鲜花朵朵,是对妇女的奉献和辛劳些许的回报,可是花海不能为女性带来更多保障与机会,女权之路也从来不是用花瓣铺成。

就以女性最基本的其中一项需求——安全为例。去年,我国每天有23.5宗掠夺案,10.2宗家庭暴力,8.8宗强奸和3.5宗性骚扰事件发生。这样的数据,其实不足以真正反映我国女性面对的威胁,因为大部分妇女可能连站出来报案的勇气都没有。

我曾在国会询问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是否有意在近期内落实“性骚扰法令”,部长黄燕燕给予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人力资源部早在1999年就拟订一套“防范与扑灭性骚扰的职场行为守则”。遗憾的是,10年过去了,采纳和执行这份守则的私人企业,却只有仅仅1318间。

一个有担当的僱主,绝对有责任落实一项正确的政策。可惜,我国政府对私人界是否采用该守则过于随性,仅让私人界自由选择,结果造成该守则虽然存在了10年,却只有区区1%私人公司参与。

更何况,我国近年来越来越多女性参与短期合约和志愿工作,在没有聘约情况下,她们是否受到职场守则保护?

此外,虽然遗憾,但我们还是要承认,贵为人民议政殿堂的国会,也屡屡出现月漏论和出水论等侮辱女性的字眼,国会议员当然也不在职场守则管辖下,所以迄今依然看不到有什么管道能有效对付那些不懂尊重女性的人民代议士。

在没有“性骚扰法令”的情况下,无论私人界抑或政府部门,都只能以纪律问题处理性骚扰个案。所给予的惩罚也只是区区的警告、减薪或革职,根本无法唤醒人们对扑灭性骚扰的醒觉。

要为女性打造一个更安全的环境,我们需要更积极的行动预防妇女暴力的发生,也要为受害者提供一个更快速有效的诉讼管道。其实早在2001年,反对暴力对待 女性联盟就已经草拟一份“性骚扰法案”,我国政府需要做的仅是着手研究该法案,并作出所需的修改,之后再提呈国会辩论。有些法案如“DNA法案”,能在一 周通过一读二读,有些法案却久久等不到踪影,可能因为“性骚扰法案”不能帮助国阵打击政敌吧!

文章发表于3月10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