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国阵大玩U转

2 03 2009

随着牛年到来,大家都爱说“扭转”,我们的政府也开始爱上“U转”。

拉务廉价机场原本已成定局,副首相忽然喊停。政府2月16日发出指示,允许基督教刊物使用“阿拉”字眼,条件是刊物封面注明有关刊物是特别给基督教徒阅读的;内政部长赛哈密突然说,该指示是错的,天主教周报《先锋报》依然不被允许使用“阿拉”字眼。

拆除两个收费站的小兴奋后,政府就用大道收费起价来制造一个反高潮。可是好戏还在后头,首相阿都拉摇摇食指说:“调高过路费?No,我还没同意。”

就这样,国阵带领人民进行了几次U转,人民也一直跟着内部沟通不良、决策没有标准的国阵,在天堂地狱两头跑。

在诸多U转中,拒让大道起价是唯一让人们稍微感到快慰的一次U转。

称大道公司为“大盗”公司,再恰当不过,除了强盗,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行业能这么好赚。

就以南北大道为例,目前该公司每年的净利约为12亿5000万令吉,其特许经营权还有30年。换言之,这家公司在未来30年,在不起价情况下,至少还有360亿令吉可赚。

然而,我们的政府还是担心大道公司会饿死,所以答应南北大道每3年就可以调高10%过路费。结果是大道公司可在未来的30年,轻而易举赚到400至800亿令吉,而且利润免税,贷款免息,绝对是一流的“康头”!

3月1日大道过路费暂时不调高,人民当然不会反对,可是我们不能不介怀。

2008年拒让大道公司起价,我们为此付出2亿4500万的赔偿;2009年还不起价,我们就必须再给大道公司2亿8900万补贴。

是我们赔给大道公司,不是政府。起价和不起价的差别,只是前者我们是自己从荷包里拿钱给大道公司,后者是管家悄悄地从我们的银行户口提钱给同谋。

主人家难逃被洗劫一空的命运,全家都为明天的面包和牛奶烦恼。当着主人的面,管家表现得如此哀伤;下了班脱下制服,管家和同谋于酒廊内会合,举杯痛饮,欢庆一番!

文章发表于3月3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