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日报】张念群:芙蓉波德申大道 经营失败政府注逾亿

9 01 2009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表示,相对日前所阅读的多份大道合约,芙蓉波德申大道合约条款较为合理,惟美中不足的是该大道公司曾经营失败,必须由政府注资1亿4200万令吉。

有关大道的主要合约是在1993年8月9日由政府和Melewar Consortium有限公司,而当时所设定的大道特许经营期为30年,并规定大道公司必须把当时仅有两条车道的芙蓉波德申大道,扩建至双方向皆有4条车道。

在1995年南北大道公司旗下的芙蓉波德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Seremban-Port Dickson Sdn. Bhd)后,该公司在1995年11月7日和政府签署附加条款合约,正式把该大道特许经营权交予后者,并把大道特许经营期延至2028年。

也是执业律师的她指出,有关芙蓉波德申大道是通过半公开招标方式由Melewar Consortium有限公司标得,既是由政府向特定公司要求提供经营建议书,继而从中挑选最为理想的公司管理。

她说:“为何我说该份合约条款合理,是因为无论是政府或是大道公司提出中止合约,对方都必须依照签订的条款作出适当的赔偿,当中包括大道成本、银行贷款、股东利息、股东贷款,以及工程易主后的兴建费用差价。 ”

她是于今午4时独身前往工程部图书馆查阅合约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表示。

她指出,大道公司确实在1993年签下的合约条款下,所受到的保障较低,并未如其他大道般政府给予绝对的赔偿保证,让大道稳赚不亏。

与此同时,张念群也依据本身所得的资料披露,有关大道私营化计划失败,因为政府于2006年前曾因大道公司经营失当,而注资多达1亿4200万令吉于该大道。这也是违反了政府当初提倡私营化概念,以减低政府每年支付的费用。

“同时,私营化计划也并没有如期减低公务员的聘请数量,反而有增无减。从1990年开始既涨至77万人,一直到2008年则有120万人”。

她也表示,芙蓉波德申大道是因政府于2004年拆除士乃收费站,导致南北大道亏损5027万令吉,以作为替代缴付赔偿金的替代方案。

她也说道有关合约内也并未如精明隧道合约般,强硬性规定大道公司必须雇用至少30%的土著员工、供应商、承包商等,反之仅规定大道公司必须和本地公司合作兴建大道,以保证国内资金不外流。

过路费涨幅大造成负担

另一方面,张念群也认为有关大道的过路费涨幅较大,既可在每次的调整路费期限调高主要大道路费达50仙,造成使用该大道的人民负担加重。

她说,从1995年开始该大道收费调整是4年1次,而在2012开始则是1年1次,而主要收费站路费的调高幅度是每次50仙,而芦骨交通枢纽收费则是每次10仙。

“依据合约内容,该大道原本应该在去年把主要收费站的路费调至3令吉60仙,惟因某些原因只把价格调高至3令吉20仙而已。当中是否要政府作出赔偿则不得而知。”

车流量增加 收入相对提高

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透露,其实自南北大道公司接管国内多条大道后,每年的车流量都逐渐增加,这也意味着大道公司的收入一再提高。

“根据我的计算,南北大道公司旗下的私营化大道每年车流量至少增加4%,而截止去年11月已经增长到5.3%的最低水平。”

她续说,依据南北大道的经济年报,该公司已于去年派出12%的股东利息。换言之,有关大道公司的利润有增无减。

新闻转贴自《光华日报》


【星洲日报】张念群:通过公开招标‧“芙波大道合约条款相对较合理”


张念群: 芙波大道合约调整过路费的条件合理。(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说,跟其它大道合约比较,芙波大道合约条款比较合理,其中主因是芙波大道是通过公开招标。

她说,公开招标是过去几日翻阅大道合约时,没有看到的一点,同时,其中调整过路费的条件如通膨超过6%年率,以及融资成本超过12%,都是合理的条件。

“在终止合约条款,一旦大道公司未履行合约责任或毁约,政府可终止合约,同时让银行委任另一家公司继续履行合约未完成的部份。”

她说,若政府终止合约或提早收回经营权,所须赔偿的只是还清银行贷款,不必支付工程价值或预期盈利。若政府基于大道公司疏忽而终止合约,政府在接管工程后所面对的额外费用,是由有关大道公司负责。

交南北大道后就出现缺点

张念群是周三(1月7日)唯一到工程部图书馆翻阅大道合约的国会议员。她受访时说,该大道合约也没有像一些大道合约阐明特许经营权公司所须的土着股权,只阐明是本地及国际投资者,本地投资者优先。

她说,不过,芙波大道经营权于2005年交给南北大道后,这项私营化计划便出现管理上的缺点。

她指出,这是因为拆除土乃收费站后,南北大道公司声称亏损5027万令吉,所以政府把芙波大道以相同的价值赔偿给南北大道。

她说,芙波大道于去年调涨过路费至3令吉20仙,但合约上的过路费架构是3令吉50仙,这也表示,政府必须对过路费的减少做出赔偿。

无法达到目的 “大道私营化计划失败”

张念群说,大道私营化计划是失败之作,因为政府于80年代尾实行私营化计划的目的没有达到,也没有利惠人民。

她说,私营化计划的目的是减少公务员人数至50万人,但1990年的数据显示,公务员人数增至77万人,2000年增至89万人,目前更超过120万人。

“私营化计划也没有真正优惠人民与目的。”

她披露,南北大道在接管多条大道后,预测各大道交通流量将增加4%,但去年11月已增加至5.3%。

“12月假期的交通流量相信也比5.3%高,南北大道公司也可以派12%股息,所以这间公司是一直赚钱的。”

新闻转载自《星洲日报》


【中国报】芙蓉─波德申大道私营化计划12年亏损5027万 张念群:失败计划

(吉隆坡7日讯)民主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芙蓉─波德申大道私营化计划是一项失败的计划,由于大道特许公司Melewar Consortium有限公司面对亏损,政府从1993年至2005年期间,总共注资该公司1亿4200万令吉。

她说,芙蓉─波德申大道面对亏损累累,截至2005年的累积亏损达到5027万令吉,使该大道在2005年被南北大道接管。

张念群今午到工程部图书馆,查阅大道合约内容后,向记者这么说。

值得一提的是,张念群是最勤劳的国会议员之一。她在本周一至今天(周三),连续3天都到工程部图书馆查阅大道合约,包括槟城大桥、南北大道、芙蓉─波德申大道等合约。

新闻转贴自《中国报》


【东方日报】列明工程公开招标 芙波大道合约合理

(吉隆坡7日讯)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指出,原有的芙蓉─波德申大道合约条款对政府相对合理,但附加合约已将许多合理的条件删除或修改。

张念群表示,芙波大道合约列明该工程属于公开招标形式。她对于大道工程以公开招标形式进行表示意外,并相信公开招标是导致芙波大道合约在众多大道合约中,存在对政府较有利条款的原因。

她说,原有合约其中一项有利条件为,若政府欲收回经营权,只需赔偿贷款,不需附带赔偿任何的利息或附加利益,这是与其他大道合约较为不同之处。

除此以外,大道特许经营公司若无法以原定价格完成工程,就必须赔偿政府。

只有在政府违约的情况下,政府才需要赔偿大道公司的工程费用、利益以及股东利息。

张念群遗憾的是,许多有利的条款在附加合约中被修改。她提及附加合约列明基于增加了工程,合约内加入了3个重点:

1)调高过路费;

2)特许经营期限延长5年;

3)政府将给予2765万令吉的贷款。「在原有合约中并没列明政府需要给予贷款,且过路费增幅将为人民带来沉重负担。」

合约指出,芙波大道收费从1995年的2令吉10仙,暴涨2027年及2028年的7令吉,涨幅为233%。

张念群表示,政府曾耗资1亿4200万令吉拯救芙波大道,尔后又因为于2004年拆除士乃收费站,而将芙波大道转交给南北大道作为赔偿,这间中的亏损高达5027万令吉。

她说,1982年开始的私营化计划是要减少公务员至50万人,但公务员的数量却从1990年的77万人增至如今的120万人,这显然不符合政府当初的宗旨。

按照合约,芙波大道收费原应该在今年调涨至3令吉60仙,但如今的大道收费仅是3令吉10仙。她说,这表示政府如今在赔偿大道公司损失。

她说,南北大道接管芙波大道后,预期车辆穿行的增长率为4%,但实际上车辆穿行增长率为5.3%,再从南北大道公司派发的12%股息看来,南北大道公司其实赚取了不少利润,而政府还需要作出赔偿是不合理的。

新闻转载自《东方日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