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日报】张念群:南北大道估计年赚12亿

6 01 2009

报导:梁若诗、吴洁尧、何晶晶 摄影:徐慧美


南北大道涉及反对条款,行动党议员必须耗上1小时才完成记者会解说。

(吉隆坡6日讯)南北大道特许经营公司在经营后的5年后已经回本,继而保守估计每年稳赚超过12亿令吉的惊人净盈利!

民主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透露,该大道的兴建成本费用不超过60亿令吉,而根据当时设定的大道车流量和过路费计算,南北大道在经营的第5年已回本,继而赚取每年超过12亿令吉的惊人净利润。

“如保守估计,在扣除兴建成本后,该大道自经营至2006年已获得了多达不少于180亿令吉收益。”

与此同时,她也透露有关大道的收费调高率惊人,仅在短短的9年内翻倍调高过路费,从1988开始至1996年轿车的过路费既从5令吉增至10令吉、而小型罗里的则从7令吉50仙增至15令吉、至于大型罗里则从10令吉涨至20令吉。

“这样的调涨率实在是惊人,因此并不惊讶该大道为何能够获得一年如此惊人的利润。”

除此以外,合约内容阐明如每年的大道车流量少于原定的预计车辆设定,或者政府阻止大道公司调高过路费的话,政府将必须以延长大道特许经营权或是缴付赔偿金,作出补偿。

至于若政府有意提早和大道公司终止合约的话,前者也除了必须吸纳大道公司的贷款,同时也须缴付后者大道兴建成本以及未来预测的大道收益。

换言之,若果政府要收购有关大道的话,耗资的价格可说是天文数字。

3度延长经营期 2038年摆脱困扰

南北大道没完没了,短短的17年内共3度延长,把原本的30年的大道特许经营期延至50年,即是至2038年才可脱离南北大道收费站的困扰!

张念群指出,该大道合约最初是于1988年3月18日所签署,继而分别在1999年7月8日、2002年5月11日和2005年4月22日三度签下3份附加条款合约,并在当时把大道特许经营期一再展延。

她解释,在1999年签下的附加条款合约时,政府因阻止大道公司调高过路费而必须以2亿2100万令吉贷款和延长12年大道特许经营期;尔后再因政府再度阻止调高过路费,再度延长经营期多达8年,即是2038年才可摆脱过路费的负担。

“从原有的30年经营期,因政府阻止大道公司调高过路费,已经延至50年了。也就是说每签一份附加条款合约就延长一次,如此下去该大道到底几时才会结束。”

她也质疑道,政府是否在每次顺从人民抗议调高过路费的意愿时,就向大道公司作出赔偿继而延长经营期,换言之就是人民一旦抗议就延长人民背负过路费的痛苦日子。

而坐在一旁的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也提醒道,2008年的南北大道调高过路费事件并未解决,相信不久的将来该大道的过路费将会涨升。

2011年调高路费

南北大道下一次的路费调高期会是2011年!

张念群在阅读南北大道合约的路费调高图表后,向媒体透露下一次的该大道路费调高会落在2011年,既是下一届全国大选。

“依据图表阐明,届时的路费调涨幅度月30%左右。”

她以轿车过路费为例,现时每公里14.96仙的过路费将会于2011年调高30%,既是每公里19.92仙,而于2029年时过路费则会涨价至每公里29.16仙。

不确定大道公司回馈与否

张念群指出,尽管一些大道合约条款提及大道公司必须履行社会责任,把部分盈利回馈社会,事实上大道公司是否做到则不得而知。

她表示,一些大道合约条款有提到大道公司必须履行社会责任,把部分所赚取的盈利回馈社会,但大道公司是否真有履行社会责任,根本不能被保障。

她指出,在看了多条大道合约后,如槟城大桥及北海外环公路等大道公司都是稳赚无亏的。

她举例,南北大道预计每年可赚取12亿令吉,而该大道的建筑成本只是不超过60亿令吉,况且南北大道是无需缴税的。

她表示,政府明知会面对亏损,当初仍答应大道相关条款,因此,她认为政府政府应该收回大道,以减轻人民的负担。

未见民众参阅合约 潘俭伟吁专才提意见

民主行动党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呼吁,建筑、商业和律法界的专才能够前来工程部图书馆参阅国内22条大道合约,继而提出有关专业意见,让人民和政界人士能更加了解合约内容。

尽管大道合约供民众阅读已来到了第二天,惟仍不见任何热心民众的到来参阅,反而整个工程部图书馆里外只充斥着媒体和政治人物,而民众的踪迹则欠奉。

潘俭伟指出,本身和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等人都非建筑领域的专才,因此无法对于合约内的每一项细节条款都了如指掌,仅可针对部份合约内容最初回应。

有鉴于此,他希望来自建筑业、工程测量领域的专才能够自愿到来参阅合约,为民众提供他无法明白的细节条款。

“有些非常专业的用词、或者是专业条款并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我们也只可以尽力而为。”

马新第二通道路费调整 胥视车流量

马新第二通道的调整过路费方式与众不同,即过路费是随车流量增多而调高。

根据马新第二通道过路费调整条约,该大道公司可每5年调整1次过路费,且根据车流量来做出调整。因此,如果车流量平均增加5%,过路费将调涨10.4%;若增加5%,过路费上调27.6%,若增加8%,过路费将调高至46.9%。

八打灵再也北区潘俭伟表示,马新第二通道的过路费调整条约,带给了大道公司很多好处。即当有关大道汽车流量增多时,这也意味着该大道公司取得的收益亦随之增加,因此他不认为大道公司不应再通过调高过路费以赚取更高的利润。

他今早在工程部阅读该大道合约内容后指出,该大道公司在2000年至2038年可赚取137亿令吉的收入,而建筑此大道的成本只是10亿3千万令吉。同时,在扣除了该大道在14年期间每年估计1千万令吉的维修费后,该大道公司所得利润是超高的。

“与其让大道公司赚取更多收入,(政府)不如收购大道,以减轻人民负担。”

他重申,政府要收回大道并不难,以白蒲大道、Grand Saga大道,沙亚南大道、马新第二通道及北海外环公路为例,政府在收购这些大道,只需还清大道建筑成本及大道公司股东贷款利息,即可重新收回大道。

他指出,根据白蒲大道公司上市时的报告预测,该大道在30年后,扣除利息的净利润为188亿令吉。

他披露,白蒲大道在这之前两度调低过路费,第一级车量(私家车)分别从2令吉10仙调低至1令吉60仙,1令吉50仙调低至1令吉。

他说,政府在白蒲大道调低过路费中共赔偿大道公司6亿3千万令吉,政府每年偿还7千5百万令吉,还有20年偿还期。

他表示,由此可见,政府给予大道公司的赔偿数额比收购还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为何不收购大道,以减轻政府及人民的负担。

潘建议政府公开招标 竞购大道及经营收费站

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建议政府公开招标竞购大道的建筑工程及收费站的经营管理。

他指出,政府应该公开招标竞购大道,而不是通过协商方式,直接授权予相关的大道公司去管理大道。对此,反对党已多次强调极力反对这样的大道合约。

他表示,政府可通过两个方式,即公开投标让竞得公司去承建大道及经营管理收费站,或政府可将承建大道及收费站经营管理分开竞标,比如槟城大桥较早前在民众压力下,州政府分开大道建筑费及大道经营。

他今早在工程部图书馆翻阅大道合约内容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政府为何签署弊多于利的合约时,他指示媒体应该去询问公共工程部,后者会给予更好的答案。

他指出,民联很感激工程部长采取公开国内大道合约的步骤,在大道解密后,他希望公共工程部可针对大道合约的弱点做出改善。

精明隧道合约规定 土著承包供应商需占30%

精明隧道合约规定有关大道公司在精明隧道工程中需聘用至少30%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而甘榜东姑区国会议员刘永山质疑这有可能是政府未来续沿用的特定条款。

刘永山:合约条文具争议性

刘永山说,精明隧道合约中含有一项具有争议性的条文,即大道公司无论在管理、维修、承建的工作上都必须聘用至少30%的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

“精明隧道合约是私营化大道中的最新合约,所以我不清楚这是否会是政府以后会继续沿用的大道合约内容。”

他认为,聘用至少30%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的条文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在其他合约内容中提及。因为,聘用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即表示该大道公司必须聘请本地员工、使用本地产品及港口。除非在无法从本地获得足够人力资源及材料的情况下,才可以向外国引入。

他说:“当然我们还不知道这家公司有没有聘请外劳,这是我们需要详加研究的一点”。

刘永山认为,政府没有必要作出如斯规定,而应该以大道公司最好的价格作为考量标准,如果此规定无法让政府以低廉的价格获得同等质量的材料,那就是对纳税人的不公平。

另一方面,刘永山也提到大道路旁保留地设立广告牌的广告收益也包括在大道盈利当中,因此,只要广告收益越多即表示政府需要赔偿的数额则相对减少。

他提及,在2006年发生的地方政府欲争取与中央政府分享大道路旁广告盈利一事,引起中央政府强烈反弹。大众可以从此事了解其中原因。

“广告收益越多,政府要赔偿的数额便越少,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明白为什么政府当时强烈反对地方政府分享大道的广告收益。”

需承担亏损 政府仅获利40%

在精明隧道特许经营合约下,政府仅能在大道公司预算收益的超额之中获取40%的盈利,与此同时,政府亦需承担大道公司所面临的亏损。

行动党甘榜东姑区国会议员刘永山今日翻阅精明隧道合约之后表示,政府即要承担大道公司的亏损,在大道的预算收益超额中也只能获取40%的盈利,其余60%则归私营公司所有。

刘永山认为这是完全偏袒一方的条约,因政府在之前已拨出13亿的贷款予精明隧道,而面临亏损之际也应由政府全面负担。

由于精明隧道合约中存有盈余分配不公的现象,而且也具有广告牌及土著保护的“特别”条款,所以刘永山认为这将是最具争议性的一份大道合约。

此外,他也表明今日所翻阅的精明隧道合约并不完整,因它不附有任何附加签署条约、收费标准、预算收益、甚至图表。

然而依据仅有的内容,有关大道的兴建费用共达19亿3300万令吉,而当中的13亿令吉是由政府所资助,其余的则是大道公司所承担。与此同时,上述13亿令吉的政府资助款项中的12亿令吉,是政府答应撰写信用担保证书予银行作出担保,让大道公司可以顺利获得银行贷款。

新闻转载自《光华日报》


【星洲日报】若实际车辆流量少于预测‧南北大道有权调高路费

(吉隆坡)南北大道合约阐明,若实际车辆流量少于预测的流量,这条大道的特许权经营公司──马友乃德有权调高过路费,如果政府不允许调涨过路费就必须赔偿,否则就必须延长合约和收费期限。

如果政府要求这间大道公司在原订期限(3年1次)不调高过路费,政府可以用2个方式作出赔偿,即现金赔偿或延长合约。

赔偿额的计算方程式是以双方原本同意的收费率减实际收费率,再乘车流量。

此外,南北大道的过路费每3年调涨一次,因此,根据有关合约条文,这间公司应该是稳赚不赔。

合约终止政府须代还贷款

虽然政府有权在2个条件情况下终止合约,即马友乃德破产和违约,但政府必须要代这间公司偿还贷款、兴建大道的工程成本。

若缺乏这2个条件,政府要终止合约,除了要代为偿还贷款和兴建大道的工程成本,也须要赔偿这间公司未来的盈利数额。

数据显示,马友乃德从1988年签署合约至2038年的50年期间,过路费将一直倍涨。

主合约规定,从1988至1996年的9年中,收费率增长双倍,如1988年第一种类交通工具的收费率是每公里5令吉,至1996年就涨至10令吉,以此类推。

目前,第一种类交通工具的收费率为每公里14.96仙,10年将调高约30%至19.92仙,到2029年则调高至29.16仙,双倍调涨的趋势将持续至2038年。

政府在1988年3月18日与马友乃德签署南北大道特许经营合约,期限为30年至2018年。

双方分别于1999年7月8日、2002年5月11日和2005年4月22日签署3份附加合约,也分别3度延长合约期限。

期限延长至2038年 南北大道收费50年

根据2005年4月22日的附加合约,由于政府要求收取的过路费比双方之前同意的收费率低,因此,收费期限延长至2038年,换言之,南北大道收费期限共长达50年。

主合约共有111页,3份附加合约各约有25页,所以整套合约200页。

在主合约下,马友乃德的责任包括承建462.2公里的南北大道、新巴生河流域大道(NKVE)和提昇联邦大道。

张念群:建费仅60亿 南北大道已赚逾180亿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今日(周二,1月6日)查阅南北大道合约后指出,合约中的数据显示,南北大道的兴建费用不超过60亿令吉(实际是59亿4000万令吉),但自1988至2006年为止,这间大道公司已经取得超过180亿令吉的过路费收入。

她说,南北大道合约与其他的合约共同点,即大道公司稳赚不赔。

实际附加合约对政府不利

“主合约的条文看似OK,但实际附加合约的条文却对政府不利,而且保障大道公司一定有钱赚。”

她表示,这间公司不必缴税,而且早已经回本,目前每年的净利就逾12亿令吉。

她说,据了解,南北大道在2005年已经完全回本,接下来就一直能取得净利,从今开始还有30年。

“如果政府要购回这条大道就必须赔偿,按照赔偿计算方式,政府付出的赔偿额是非常惊人的。

大家都不明白,为何政府一开始要签署这种让大道公司稳赚不赔,对本身没有甚幺好处的合约?人民具体的获益在哪儿?如果有关大道可以赚取巨额收入,为何政府要把这条大道私营化,不让政府的子公司去经营?”

南北大道2011年再调涨

根据合约,南北大道将在2011年再度调涨过路费,第一种类交通工具现有每公里14.96仙的过路费将涨至16.64仙。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指出,其实1998年原本应该要调涨,惟碰上全国大选而展延。

“我在国会有就此问题询问工程部长,他的答案是还未解决,可能政府须要赔偿也说不定。”

他表示,根据2009年财政预算案,政府每年付出给各大道公司的赔偿额为3亿8000万令吉。

合约期限不断延长

另外,张念群指出,南北大道已3度获延长合约期限,令人质疑是否还有下次,而下一次延长会是甚么时候。

“我们希望到2038年就不必再付南北大道的过路费,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很大可能2038年不是最后一次延长合约,因为根据原订双方同意的涨幅,人民一定会继续抗议,到最后大道合约又被延长,从原本的50年变60年、70年,不断延长。”

她说,由于南北大道合约的页数很多,加上只有2个小时,她无法阅读全部的内容。

“既然政府已决定解密,整个过程就应该做得更友善,包括允许复印合约和把合约内容上网,让公众人士更容易查阅。”

新闻转载自《星洲日报》


【光明日报】关闭移建2收费站‧政府赔13亿
 

刘永山(坐者左起)、张念群与潘俭伟在翻看大道内容后,即召开记者会向记者说明他们对合约内容的弊端。

(吉隆坡)为了关闭士乃收费站及移建九洞收费站,政府共付出了13亿7416万令吉的代价!

其中关闭士乃收费站令政府付出3亿3168万令吉赔偿;而移建九洞收费站至怡保南部收费站以及扩建有关道路,则耗去政府10亿4248万令吉的费用。

根据政府与南北大道公司在2005年签署的附加合约,南北大道公司同意拆除士乃收费站,而政府则为此赔偿3亿3168万令吉。

政府是以3种方式偿还这笔赔偿:把芙蓉──波德申大道的特许经营权移交给南北大道公司;预付辅助贷款及附加辅助贷款给南北大道公司及;将南北大道合约期限延长8年7个月。

合约也指出,在政府要求下,南北大道公司同意移建九洞收费站至至怡保南部收费站,而政府必须承担扩建大道等工程的费用,即10亿4248万令吉。

在合约下,政府以3种方式承担这笔费用,即预付4亿6859万令吉的辅助贷款;通过附加辅助贷款支付2亿1200万令吉费用;延长合约8年7个月至2038年以摊还3亿6189万令吉。

大道公司稳赚

另一方面,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及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及灵市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今日(周二,1月6日)在公共工程部解读大道合约解密后,张念群指出,在南北大道合约中的数据显示,该大道的兴建费用不超过60亿令吉(59亿4000万令吉),但自1988至2006年为止,该大道公司已经取得超过180亿令吉的过路费收入。

她说,南北大道合约与其他的合约共同点,即大道公司稳赚不赔。

“主合约的条文看似OK,但实际附加合约的条文却对政府不利,而且保障大道公司一定有钱赚。”

她表示,这间公司不必缴税,而且早已经回本,目前每年的净利就逾12亿令吉。

她说,据了解,南北大道在2005年已经完全回本,接下来就一直能取净利,从今开始还有30年。

“如果政府要购回该大道就必须赔偿,按照赔偿计算方式,政府付出的赔偿额是非常惊人的。

她表示,由于这间公司是私营公司,令人质疑其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程度到地步,基于这种种理由,行动党从1988年就已经反对把南北大道私营化。

各大道利润数额
马新第二通道──大道公司可在从2000年至2038 年的经营期间,获137亿令吉的过路费。
白蒲大道──兴建费用为13亿,30年就能收到188亿利润。
南北大道──1988至2006年为止,南北大道公司已经取得超过180亿令吉的收入。

新闻转载自《光明日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