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合约解密次日更多“怪”条款涌现 大道公司稳赚,政府赔偿无底洞

6 01 2009

※ 李伟伦

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对外解密的次日,争议性的条款仍层不出穷。民主行动党今日再出击,揭露新的3条大道合约,存有“怪”条款,不但让大道公司稳赚不赔,反之中央政府的亏损和赔偿却犹如无底黑洞。

以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为首的行动党国会议员,已率先在昨日揭露4条大道的合约弊端,即白蒲大道(LDP)、沙亚南大道(Kesas)及蕉赖加影大道(Grand Saga)、槟城大桥。

他今早9点联袂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及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再到工程部图书馆参阅大道合约,又继续揭露私营化政策的种种纰漏。

他们今日查阅的大道合约分别是,拥有最多使用者的南北大道、马新第二通道及精明隧道。

以下是行动党揭露,这3条大道的主要争议之处:

南北大道:
–南北大道兴建成本60亿令吉,至2006年的累积过路费收益达180亿令吉。张念群质疑,政府为何要把一门如此“好赚”的生意,交给一家私人公司。
–合约阐明,一旦车流量少于预计的数目,政府必须赔偿大道公司金钱,或以延长收费期限代替赔偿金。这意味着,大道公司笃定“稳赚不赔”。
–政府若要中止大道公司的特许经营权,就必须偿还大道的兴建成本、大道公司股东的兴建成本贷款、股东贷款利息、以及大道公司未来的盈利。
–过路费翻倍增长,涨幅惊人。好比1988年至1996年,第一级车辆的过路费便从每公里5令吉,涨至9年后的10令吉。


马新第二通道:
–潘俭伟指过路费的调涨方式非常怪异,因为若汽车流量增多,涨幅没减少,反而更高。比如,若在2008至2012年,每年车流量平均增加5%,过路费涨幅将达27.6%;若这5年车流量平均增加8%,涨幅不下反而将达46.9%。

精明隧道:
–合约也阐明,在承建、维修和管理精明隧道的工作上,必须具有至少30%的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
–大道旁保留地设立的广告,其收益将作为抵消政府赔偿给大道公司的金额。

赔偿南北大道13亿7416万

另一方面,根据记者翻查南北大道合约所得,政府至少已赔偿南北大道公司13亿7416万令吉,作为拆除一个收费站,及扩建某一路段的代价。

合约指出,由于政府在2004年3月1日,要求南北大道公司拆除士乃收费站,因此必须赔偿大道公司3亿3168万令吉。

这笔款项的偿还方式包括:
(一) 把芙蓉——波德申大道经营权,交给南北大道公司,作为近等于5027万令吉的赔款。
(二) 剩下的2亿8141万令吉,则会以预付辅助贷款的方式抵消。

另外,政府也必须赔偿大道公司10亿4248万令吉,作为在2003年12月17日,要求大道公司扩建九洞收费站至怡保南部收费站之间路段的费用。

政府以另两种方式,赔偿这笔款项:
(一) 两项辅助贷款,分值4亿6859万令吉及2亿1200万令吉。
(二) 延长南北大道公司的经营期限8年7个月,至2038年12月31日,作为剩余的3亿6189万令吉代价。

合约附加文件才是争议之处

这两次的赔偿,总和为13亿7416万令吉。至于政府是否曾做出其他赔偿,目前则仍无法确定。

潘俭伟指出,据他这2天翻查大道合约所得,一般上合约的初本都没多大问题,反而是接下来签署的附加文件,却出现越来越多的争议。

对于政府为何以这种方式,把大道特许经营权交给私营化公司,他直接笑言说:“记者应该去问工程部长”。

新闻转载自《当今大马》


【当今大马】精明隧道三成承包商须是土著 行动党担忧或成为新合约蓝本

※ 李伟伦

民主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今日揭露,吉隆坡精明隧道的特许经营合约列明,该大道的承包商与供应商,必须有至少30%是土著。

“合约阐明,在承建、维修和管理精明隧道的工作上,必须具有至少30%的土著承包商及供应商。”

他说,土著承包商必须是,在承包商服务中心(PKK)或建筑业发展局(CIDB)注册下的土著承包商;而土著供应商则是必须受财政部的注册承认。

刘永山是在前往工程部图书馆,参阅精明隧道的特许经营合约后,揭露此事。他相信,精明隧道也是首个具有土著承包商限制的大道合约。

兵分三路翻读大道合约

刘永山是联袂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和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继昨日后再度前来查阅大道合约。

由于受每人只许参阅一份大道合约所限,这3名行动党新生代领袖被迫兵分三路,由刘永山翻读精明隧道合约,潘俭伟负责北海外环公路合约,而张念群则“主攻”南北大道合约。

促部长交待是否新模式?

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的潘俭伟担忧,精明隧道合约的土著承包商限制,将成为日后签署的新合约蓝本,再掀一宗土著股权争议。

“精明隧道是目前最新的大道合约,我们要询问工程部长(莫哈末再因),是否这已成了2004年以后签署的大道合约模式之一?”

他说,由于政府在2004年后,又再签署了数个新的大道合约,包括沙亚南北部大道合约,到底这些新合约是否沿用精明隧道的合约模式,备受关注。

刘永山也补充,大道经营合约完全没必要,限制承包商和供应商是土著,反之应先决考虑价格和素质等问题,这才对纳税人及大道使用者公平。

广告收益全归大道公司

此外,他也举出另一项精明大道合约的争议性条款,再次印证大道公司在获得特许经营权后,将会牟取暴利的说法。

他说,合约规定,所有在大道旁保留地设立的广告,其收益将作为抵消,政府赔偿给大道公司的金额。

“这意味着,如果广告收益高的话,政府就可减少赔偿大道公司的金额。”

“在2006年,八打灵再也市政厅曾向中央政府要求,索回属下大道的广告收益,但是工程部却非常抗拒。”

“我不清楚精明隧道合约的广告收益条款,是否与其他大道合约类似。但如果有,将成为另一项争议性课题。”

刘永山举例,单就联邦大道而言,沿路而上的整排广告牌,至少将带来数千万乃至数亿令吉的收益,很可能全落入大道公司的口袋。

新闻转载自《当今大马》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