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中止大道合约‧政府须赔‧反对党议员:荒唐

5 01 2009


行动党三剑客,林立迎(左起)、潘俭伟及张念群,出示手上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可见三人的用心。

张念群翻查的槟威大桥合约时发现,如果政府在槟威大桥通车10年后决定终止合约,必须赔偿5亿5000万令吉的建筑成本,以及未来10年的预计过路费盈利。

不过,如果槟威大桥的公司经营不当,政府选择终止合约或公司自行要放弃经营权的话,合约中却没有阐明槟威大桥的公司需对政府作出赔偿。

张念群说,合约中说明1993年10月1日至1998年9月30日期间,槟威大桥都收取介于1令吉40仙至最高75令吉的过路费。

直到1998年以后,大桥公司有权利每年调涨2%的过路费。

如果政府在大道启用10年以内选择终止合约,除了赔偿5亿5000万令吉的建筑成本之外,也要赔偿首9年平均税前盈利的10倍款项(10X9年平均税前盈利)。

但如果终止合约的时间是10年以后,同样地要赔偿建筑成本费用,还要赔偿直到合作关系结束,即2018年每年预计的过路费收入,惟大道公司会给予10%的折扣。

张念群说,由于槟威大桥合约必须赔偿未来年份的盈利损失,因此政府也无法选择终止合约重新收购。

槟威大桥
通车10年若不续约
政府须赔逾5亿

◆不合理之处:大道通车的10年内,政府若中止合约,除了赔偿5亿5000万令吉的建筑成本,也要赔偿首9年平均税前盈利的10倍款项(10X9年平均税前盈利)。如果是10年以后,同样要赔偿建筑成本费用,还要赔偿直到2018年每年预计的过路费收入。

◆建议:沉重的赔偿,政府难以中止合约

槟威大桥特许经营公司Mekar Idaman的净利表
1993年──3831万令吉
2000年──5928万令吉
2003年──7137万令吉
2008年──8454万令吉(预测)
2018年──1亿1164万令吉(预测)

Mekar Idaman在1993到2018年期间过路费预测收入(未扣除维修费)
1993年──5616万令吉
1994年──5946万令吉
1995年──6239万令吉
1996年──6511万令吉
1997年──7184万令吉
1998年──7570万令吉
1999年──7984万令吉
2000年──8410万令吉
2001年──8865万令吉
2002年──9937万令吉
2003年──1亿406万令吉
2004年──1亿1022万令吉
2005年──1亿1600万令吉
2006年──1亿2046万令吉
2007年──1亿2406万令吉
2008年──1亿2875万令吉
2009年──1亿3372万令吉
2010年──1亿3873万令吉
2011年──1亿4406万令吉
2012年──1亿5654万令吉
2013年──1亿6242万令吉
2014年──1亿6651万令吉
2015年──1亿7264万令吉
2016年──1亿7916万令吉
2017年──1亿9277万令吉
2018年──1亿9990万令吉

白蒲大道
13亿成本抵销
30年后赚188亿

白蒲大道在1997年至2006年间赚取12亿2200万令吉的盈利,足以抵销13亿2700万令吉的大道建筑成本。

但大道公司继续向公众收取过路费,估计30年后将可赚取188亿6500万令吉的利润。

行动党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大道公司赚取过高盈利,但没有做到完善的服务,比如合约中阐明来回方向要有3个车道,但白蒲大道现只有2个车道,公众缴过路费后,还要塞车。因此,他将邀请工程师研究有关合约条件,是否可以此起诉大道公司。

◆不合理之处:大道公司未遵照合约,建筑3条车道。
◆建议:可研究大道公司有否违约。

KESAS大道
涨幅过高
15年130%

潘俭伟指出,从KESAS大道的合约发现,大道公司调涨收费的幅度过高,从1997年至2022年这15年期间,调涨的幅度高达130%。

他说,KESAS大道的收费调幅是每2年调涨10%,在1997年的收费是2令吉20仙,直到2020年将会提高至5令吉。

因此,潘俭伟认为,政府应考虑收购大道合约,以避免让大道公司赚取暴利,加重人民的负担。

潘俭伟指出,根据合约,政府可基于公众利益收购大道特许经营合约,惟条件是必须赔偿大道工程的建筑成本,但当中可扣除大道公司欠政府的贷款。

另一条件则是说明,如果政府有向大道公司的股东借取贷款,就必须偿还贷款,附加每年12%的利息。

他说:“我认为这个收购条件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合约并没有要求政府赔偿未来盈利的损失。”

潘俭伟指出,前任工程部长拿督斯里三美威鲁以往说收购大道合约,政府须赔上几百亿令吉的代价,但合约却证明并非如此。

◆不合理之处:15年,过路费涨幅130%。
◆建议:政府应收购大道,合约未要求赔偿未来大道盈利。

Grand saga大道
林立迎斥基尔说谎
柏郎桑持股40%

林立迎直指前任雪州大臣拿督斯里基尔说谎,因为根据Grand saga大道合约,雪州政府投资机构雪州柏郎桑集团并非如基尔所言般只拥有10%的股权,而是40%的股权。

他表示,合约说明大道公司最大的股东是雪州柏郎桑集团,拥有40%股权,并阐明3年内不可更换股东,除非得到政府的批准。

林立迎也不满工程部公开的大道合约不够透明化,因为并没有公开政府给予Grand saga公司5900万令吉支援资金的合约,让人无从知道当中的借贷条件。

他在合约中发现,9英里大道的过路费是目前的90仙,无拉港收费站的过路费则是1令吉,直到2019年,两者的收费都会分别增加至2令吉20仙及1令吉90仙。

“合约中说明,如果上述2个收费站的每天车流量超过12万辆车次(3个车道)或15万辆车次(4车道),政府和大道公司就可以瓜分盈利。”

◆不合理之处:合约不完全透明,还有其他隐藏合容
◆建议:政府须回答,有否如合约所言,分得大道盈利

新闻转载自《光明日报》


【南洋商报】 张念群:槟城大桥公司93年已回本

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在查阅槟城大桥合约后向媒体说,根据合约,大桥公司在1993年首年已取得盈利,截至2001年共累计超过6亿4324万令吉盈利,可以回本。

她说,槟城大桥有几个项目是有争议的,其中包括没有注明大桥公司若不遵守合约而须给予的赔偿,以及该公司若要调整过路费,可在内阁不批准后,再交由工程部长做最后决定。

她说,过去内阁是最后决策单位,可是这合约却让部长做最后决策。

 新闻转载自《南洋商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