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不能当逃兵

10 11 2008

星期天晚上和一位在荷兰工作了四年的朋友碰面。上一次联络是在大选前。和众人一样,他也被我决意出来竞选的决定吓了一跳。可是,最后还是很慷慨地以金钱协助我的竞选。

昨晚见面,感觉有点像老板回来验收自己9个月前投资的产品。老板劈头就是一句:“如果重新给你选,你还会出来竞选吗?”

坦白说,这样的问题还真不好答。当了8个月的国会议员,从中学习到很多,也感受了很多。有乐,也有苦。

当国会议员,责任重了,私人空间少了,手机要一直开,而且不能断线,否则可能会被误会你是故意挂电话,会挨骂。当议员所需要的EQ,可不是一般的高。

可是,就在星期天晚上,24个参与公选盟一周年纪念烛光晚会的群众被逮捕了,当中包括国会议员潘俭伟,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州议员刘永山,和记者苏克里。

当晚的聚会原已接近尾声。只要耐心等候集会者唱完国歌,他们就会安静的疏散。可是警方不肯多等那几分钟。竟然在群众还在唱着国歌时采取行动,赶人、打人、捉人。

集会自由是最基本的一项人权。可是《警察法令》第27条文,人们没办法在没有事先申请准证的情况下行使自己的权利。虽然过去有很多场遊行集会都是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顺利举行,可是谁都不知道警方什么时候会决定“发威”。

这和《内安法令》的情况如此相似。虽然内政部副部长曹智雄屡次表示《内安法令》是为了对付恐怖分子而存在,所以没必要废除,只需要确保该法令不会被滥用。可是,最近被捉的陈云清,郭素沁和拉惹柏特拉,哪一个是恐怖分子?云清素沁获释后迄今都没受到警方的对付,换言之,警方当初确实是捉错人,《内安法令》已经被滥用,曹副部长的保证不值一文。

这些恶法,这些不合理的事,没有因为308而走进历史。站在国家前途的分水岭,我能参与其中贡献些许,我是何其幸运。如果重新选择,我还会出来选吗?我其实没有选择,履行公民义务不是选项,我不能当逃兵。

此文发表于11月11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