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遭发展洪流忽略的东马贫民

6 10 2008

作为一个从小在西马长大的马来西亚人,我必须很坦白也很惭愧的承认,我对东马的认识和了解只怕比一个外国人好不了多少。当了国会议员之后,在国会里屡次听到东马的议题被提起,我想自己有必要到东马走走。

我东马的第一站是山打根。在那里租了车,我们往京那巴当岸河的方向开去,以在当晚入住当地Orang Sungai的家里,也就是homestay。那是一个不超过50户人家的穆斯林乡村。

见到了我们住宿的地方,正如所期,是间很简陋的高脚屋。小小的房间里放着两张单人床,上面罩着蚊帐。昏暗的大头灯,没有多余的摆设,当然 更不会有冷气。晚上,屋主以一种非常抱歉的语气告诉我们我们必须用雨水洗澡,因为这里并没有自来水供应。可想而知,当然也不会有抽水马桶。

这里的人大多以捕鱼为生,另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则是来自像我这样的旅客。让我惊奇的是,全村参与的homestay社区计划,居然是由一个澳洲人帮他们创立的。这名澳洲人还教他们如何保护京那巴当岸河的生态,如何向遊客展现他们的传统文化。

在那儿,你会惊觉原来生活可以是如此简单。我不否认,一开始我确实也有点不习惯。用惯了城里过滤再过滤的食水,要用颜色并不清澈还带有点异味的雨水刷牙洗脸,不可能没有踌躇。可是转念一想,Encik Jacobli和他的家人不也是用这样的水梳洗吗?我还嫌什幺?

睡惯了冷气房,第一晚我确实也睡不好。躺在蚊帐内太闷,不用蚊帐又被蚊子叮得不行。我只能在心里反复念:“心静自然凉”。两天两夜的 homestay,把我从大都会的繁华拉到了最纯朴的生活。那里的人有着都市里少见的热情,村里的人无论大小都非常热情,见到陌生人毫不见外,总是热情的 和我们寒暄。

微薄的收入,简单的生活,和乐融融的一家人,热情款款的整条村。我感谢他们让我重新记起人对生活的追求其实不需要太复杂,也感谢那名澳洲人教会了这些村人如何自力更生,只是心中还是难免嘀咕,45年的执政却连自来水都不能提供,这个政府合格吗?

此文发表于10月7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