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被骚扰接恐吓短讯 ‧ 代议士安全拉警报

3 10 2008

Following the recent Molotov cocktail incident faced by Teresa Kok’s family, personal and family security has became the major concern of people’s representatives. The following is a feature report published on Sinchew Daily in regard to this issue.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人民代议士需聘请私人保镖,以保护自身安全吗?雪州高级行议员郭素沁父母和她本人遭恐吓,并非单一事件,一些朝野代议士除被骚扰,如今更以接获恐吓短讯居多,这显示经常需接触众和处理民生投诉议员的安全,在某些程度上确实敲醒警钟!

不过,至於会否仿效郭素沁般,聘请私人保镖“自救”,受访者一般持保留态度,除非真的情况所需。

议员:出入时提高警惕

多名现任和前任国州议员受访时,都向《大都会》分享了本身的经历,他们指进入科技发达时代,他们现在是接获骚扰和恐吓的短讯居多,但难以避免,唯有在出入时提高警惕;尤其是女议员,尽量不独自夜归和进出公共场合,以保护自身安全。

受访者除谴责滋事者的行为,也对郭素沁的遭遇深感同情,并促请警方尽快查个水落石出和破案。

陈国伟(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20年前疑被发展商恐吓

我算是“幸运”,上一次被恐吓是在20年前,并怀疑是某发展商所为。我本身也觉得相当难得,尤其是在处理一些民生问题,偶尔难免会得罪其中一方。

我处事的基本原则是不畏强权,只要是对的事情,就不退缩。

张念群(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有人警告别多管闲事

代议士被恐吓是难免,遭受暴力对待却相当罕见。除了涉及社会党遭恐吓外,上一次处理加影大水灾时,有人警告我最好别多管闲事,以免影响其建筑工程。

我的应对方式是采取不纠缠及回应,不然对方会在你做出回应后,会变本加厉。

只要凭著良心做事,就不会担心本身是否有做错。
颜贝倪(公正党万挠州议员):黑函一度流传市面

我本身未接获恶意短讯,反而针对我及梁自坚的黑函,却一度在市面流传。

有时候会接获选民无理取闹的短讯,要求介入某些民生问题,但却不愿透露实质资料,犹如无头公案,我的助理惟有自行调查,以免错过任何的投诉。

林立迎(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只接过无理取闹短讯

我迄今未接获任何恐吓短讯或直接被恐吓,偶尔涉及国阵成员党的课题,对方会以较恶略的态度对待。

这半年来,我只接获少过5宗无理取闹的民生问题短讯,恐吓的短讯暂时未接获。

你知道吗?

新闻背景

郭素沁父母住所遭掷汽油弹

行动党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父母的住所,早前凌晨遭人抛掷汽油弹,虽然无造成财物破坏及人命伤亡,但逞凶者却在屋外铁门留下一张警告及恐吓郭素沁的字条,家人怀疑滋事者是衝著郭素沁而来。

尽管警方已加强郭素沁父母住家的巡逻,但为保护自身安全,郭素沁考虑聘请私人保镖。

议员/高官近几年来被骚扰或滋事的案件

28-11-2005
雪州前甘榜东姑州议员拿督黄世豪位於雪州SS3的住家,当天镇日凌晨4时左右,被不明人士抛掷易燃物品,并引起微小的爆炸,导致屋瓦及墙壁出现燻黑的痕迹。

29-08-2007
威中贸消局执法组助理沙米兹住家凌晨遭人抛掷汽油弹,所幸事发时屋内5名成员都在房间内睡觉,才没有被汽油弹炸伤,也使得槟吉两地贸消局执法官员被攻击事件增至13宗。

06-03-2008
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位於班底谷的住家,在午夜遭不明人士泼红漆,警方初步怀疑泼漆者的动机与选委会之前宣佈取消指甲点墨措施有关。

19-07-2008
马华党选如火如荼进行,霹雳华都牙也区会副主席黄伟国住家遭不明人士抛掷汽油弹纵火,导致两辆停放在骑楼的轿车轻微烧毁,洋灰地面被熏黑。

09-08-2008
巫统妇女组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莎丽扎的洋房,在凌晨遭两名神秘客抛掷汽油弹。不过相信歹徒是摸错门,他们是衝著前住户,即律师公会主席拿督安美嘉而来。

不与滋事者纠缠
代议士:不理会恶意短讯

一些受访者表示,虽然本身未曾遭遇暴力对待,但接获恐吓短讯、黑函抹黑等却相当普遍,他们更是见惯不怪,一般上他们对会采取不理会的态度来应对,以便不与滋事者纠缠。

他们说,发送恶意短讯者,一般都是不认同他们在介入一些民生课题,在两者皆不能同时顺从的情况下,往往会得罪其中一方,并导造成对方“损失”,所以才会接受到对方的警告短讯。

“恶意短讯虽然不至於令我们感到受威胁,但最好还是谨慎处理。”

“高调”澄清黑函抹黑

除了警告短讯,也有部份代议士曾经被人派黑函抹黑,以损害他们的名誉,对此事的应对方式,他们会比较“高调”处理,即通过媒体澄清,反击滋事者的用意。

至於防止被骚扰的方法却因人而异,有者选择不闻不问,有者向警方或政治部投报,希望相关的执法单位介入,揪出涉及者;若出席选区活动,多会要求助理或党员陪同,尤其是晚上的公开活动,则要求更多党员陪同出席,以防万一。

当然,也有一些“幸运”的代议士,未曾或鲜少接获恐吓短讯或攻击,令他们禁感到幸庆。

郭素沁:聘请保镖自保

另一方面,郭素沁接受《大都会》访问时重申,她聘请私人保镖的计划目前没有改变,而她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这么做。

週四早上仍身在东马砂拉越的她说,她还在物色保镖人选,预料会在开斋节过后进一步处理。

她不讳言,从大选至今发生在她身上的一连串事故,难免让她把“一些议题连贯在一起”,自保自救才是上策。

拿督黄世豪(前马华甘榜东姑州议员):住家曾经被掷汽油弹

我本身的住家在2005年,也曾经遭抛掷汽油弹,但案件还未水落石出。

如果不认同代议士的处理方式,不妨自动前来商量,而不是通过暴力处理,这样问题永远无法有效解决。

拿汀巴杜卡周美芬(马华全国妇女组署理主席):曾被口头恐吓

印象较深刻的一次,是在处理千百家非法电子游戏中心的案例,当时对方向我发出口头恐吓,警告我不可以干涉此案件。

当然,每个人处理课题都有不同方式,主要分为强硬手法及据理力争,我个人在处理某些课题,尤其是涉及利益关系,主要依照是与非来判断,而不是人数来定夺。

高祥威(前马华金銮州员):对方过火才会反击

每一次接获恶意短讯、恐吓或被贴大字报,都是处理大耳窿的事宜,一般我都不会理会,除非对方过了火,才作出反击。

记得有一次我处理金銮花园工地灰尘飘进民宅事宜,对方稍后派一名印度人跟踪我,还不停敲打我的车窗,后来我下车大声反击,对方才离开。

但是大声反,主要是希望引起路人的注意,施压给对方,相信可以导致对方因害怕而离开。

此文转载自《星洲日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