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郭素沁,你很坚强

22 09 2008

郭素沁被捉的那晚,我的手机内还留有两封她数天前传给我的短讯。看着手机屏幕,我心里在想,不知何时才能再次收到她的短讯。那一刻,心很痛。

在总部召开紧急会议,商议接下来的救援行动,更安排好人手处理她在州政府、选区和党内的职务。嘴上不说,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做好了打长久仗的准备。

总算好人有好报,她被捕一周后就被释放,重新回到父母和选民身边。虽然行动被限制在只有6乘8尺大的扣留室内,而且每天也只能吃些“不是正常人吃的”食物,然而,大姐不愧是大姐,她表现得比我们每一个人都坚强。

不得不说句不怎幺人道的话,虽然是无缘无故地成了《内安法令》下的受害者,郭素沁其实已经是非常幸运的。

同一天被捉的拉惹柏特拉,被释放的日子依然遥遥无期。

甘文丁扣留营里,还有从去年12月13日就被监禁的兴都权益行动力量领导人,以及许许多多我们叫不出名字的人。他们也有父母,也有家人,原本也和我们一样享受着基本的行动自由。可是现在,他们有的已经连续6年不能和家人一起庆中秋,过开斋节。

《内安法令》的梦魇还未摆脱,政府又说要通过新的《种族关系法》,还说要以外国的相关法令当范例。
英国早在1965年就通过了《种族关系法》,其主要目的是要消灭在职场、福利和教育因种族、肤色、国籍、宗教而衍生出来歧视。2000年的《种族关系修正案》,更将促进种族平等列为政府部门的法定责任。

平心而论,英国的《种族关系法》是好的。可问题是,你觉得我们的政府会将英国的《种族关系法》当范例吗?

一个简单的问卷,你觉得以下哪个人会成为马来西亚《种族关系法》下的第一个受害者?

a)黄明志

b)阿末依斯迈

c)两者同时被提控

当最被看好能为司法带来改革契机的再益依布拉欣辞职后,再看看匆匆通过二读的《DNA法案》及还未被辩论的《大专法令修正案》,国阵政府的危机不是安华,而是人民的信心。

此文发表于9月23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