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在野党议员望校门兴叹!

8 09 2008

大选刚结束不久,我就收到了一份罕见的邀请。选区内的一间国中邀请我去为他们的运动会主持开幕。我虽是新丁,但也知道在野党的国会议员受邀到政府学校那是罕见的事。就在我满心期待的思索自己致词时应该说些什么才能不把学生闷坏的时候,校方再度联络上我,说因为某些原因,他们不得不取消我的邀请。

七月收到了选区内某间国中辩论队教练的信,说他们想在校园内举办一场辩论比赛,估计大约有30支队伍130名学生参加。办活动当然需要钱,学生办活动最大的苦恼就是没有钱,所以他们找我帮忙。

可能他们不知道在野的国会议员是没有拨款的,不过为了支持学生活动,我还是求助于雪州的行政议员,希望他使能用他的拨款帮助一下这些学生,而他也欣然同意。
可惜,就在我们再次联络那名教练来领取拨款的时候,他为难的告诉我们,校长不同意他们使用人民联盟的拨款来办活动。所以,抱歉。

在电视上看到半集探讨淡米尔学校所面临的问题的节目,决定亲自去选区内的淡米尔学校了解。联络上了其中一间淡米尔学校的校长,他原本满心欢迎我去参观,可是在听说我是在野党的国会议员后,他说:“对不起,上头有指示,我们必须先得到上头的批准才能邀请你们来校园。”

这项条规我也知道,教育部曾在国会解释说这项条例不是针对在野党而是所有政治人物,可是他没解释为什么偏偏只有国阵的政治人物才能得到批准而在野党人只能望门兴叹。

感觉好像是在看妖兽都市,一部部妖魔化异己的戏码在各地上演——政党,国家干训局,甚至是学校。将非我族类标榜为外来者/侵略者,将在野党标签为洪水猛兽。

我不知道教育部是否曾经给与学府明确的指示说他们不能接受民盟的拨款。我只是感叹,当政治的爪牙伸进学府后,我们还能期待有哪位校长能像蔡元培一样,将原来乌烟瘴气的北大转变成以“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为中心的真正大学?

此文发表于9月9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