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 莫名其妙被禁

25 08 2008

Click here to read blog post “Banning of books“.

你一年看多少本书?两页?两本?还是20本?

阅读是种良好嗜好,我相信不少马来西亚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都会愿意拿起一本书慢慢细嚼。可惜,条件往往不允许,没有时间成了最好的挡箭牌。

建议那些喜欢阅读却苦恼于找不到时间的朋友,不妨考虑到内政部工作。毕竟内政部的工作之一就是审核书刊的内容,在那里工作不愁没时间看书。

数据显示,自1971年到2007年我国被禁的书多达1446本。巅峰时期的1994年,被禁书刊更是超过150本。首相阿都拉上任后,被禁的书每年都超过50本。

本月14日,内政部又禁了两本书。其中一本是由国民大学Norani Othman教授编着,回教姐妹组织出版的《女性穆斯林挑战极端回教主义》。

我想多了解这本书被禁的理由,所以出席了回教姐妹组织举办的记者会。这才发现,原来被禁的这本书收纳了十篇由国际知名学者撰写的学术性文章,主要是想探讨极端回教主义对回教妇女的影响。这样一本意义深远的合集,却被内政部以“具有擅改回教教义的内容”为由,禁了!

令人不解的是,这本书已经面世了3年,内政部为什么到今天才决定查禁此书?难道是内政部用了3年的时间,才看完这本长达215页的著作吗?

姑且假设内政部的官员确实是把这书给看完了吧!他们当然需要看完,否则怎么知道这本书“具有擅改回教教义的内容”?

我没这个机会详读这本书的内容,所以很期待内政部能好好给大家解释,这本书到底哪里擅改回教教义?也好让我学习学习,避免以后犯上同样的错误。可惜,官老爷只管下禁令,他懒得和你费唇舌。

就这样,一本好好的书被莫名其妙禁了。国人少了一个可以多了解妇女和回教课题的机会。什么时候我们的政府才会明白,我们不是小孩,不会尽信书,也不需要政府帮我们决定什么书应该读,什么书不可以看?

出席当天的记者会还发现了一个现象,大多数出席者其实都不是回教徒。在捍卫学术自由的旗帜下,种族宗教都无关痛痒。

此文发表于2008年8月26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