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神”怎么想?

11 08 2008

上星期三,我有幸探访甘文丁。

大体而言,我所见到的扣留者的身体状况都还算好。他们异口同声表示,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肉体上的虐待。

扣留者也纷纷表示,其实,最难熬的不是行动上的限制,而是与家人隔离之苦。

一名因被怀疑参与回教祈祷团,而遭扣留超过六年的马来同胞告诉我,今年二月,当他的扣留期又被延长两年的消息传到家中,他的老母因为接受不了这残酷的事实,而血压激升,结果把肾也弄坏了,现在每星期需要洗肾两次。
兴权会领导人之一的干纳巴迪也告诉我,他年仅三岁的女儿昨晚发烧,现在烧虽然已经退了,可是从妻子口中获知这项消息的那一刻,这位爸爸还是流下了男儿泪。

我在当天还会见了两位因涉嫌伪造文件协助其他外国人偷渡而被扣留的外国人。令人惊讶的是,内政部发出的扣留证中,清楚地阐明了这两位外国人的“罪行”,干案时间,涉及人数,甚至连获利多少都一一清楚记载。

我心中当下浮现的疑问是:如果罪行已经如此昭彰,细节如此充分,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两个人控上法庭定罪?

另外,假设扣留证上记载的罪行都是真的,内政部还需要解释为什么伪造文件协助偷渡这种罪行是会破坏“国家安全”。总不能说因为伪造文件触犯我国法律,所以犯罪者就必然破坏国家安全吧?否则,所有罪犯都应该被送往甘文丁了。

每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都希望警方能够严厉打击秩序的破坏者。收集罪证的过程可能会很艰辛,可是,再完美的罪行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如果说什么证据都没有,谁又能打包票说某人一定是十恶不赦?

连法官都要依据证据下判,内政部又不是神,又岂能在没有证据下就去断定一个人的好坏?

内安法令造神,也制造了许多心碎母亲,和很多寂寞童年。如果误判,逝去的这一切要怎么赔?用什么赔?用多少赔?

我很好奇,在签署扣留证的那一刻,“神”是怎么想的?

此文发表于8月12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