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通膨惊人自寻开心

28 07 2008

听过Max Juke和Jonathan Edward这两个名字吗?知道他们是谁吗?

据说在Max Juke的1026名后代中,其中300余人在牢房终老,190人从事娼妓业,680人是酒鬼。吓人吧?

另一方面,Jonathan Edward 的家族则截然不同。在他的1394名后裔中,有100人是律师,100名神职人员,75名海陆军军官,60位颇有成就的文人,上百名教授,80位政府官 员,30名法官,13位大专校长,3位市长,数名议员,3名上议员,一位副总统。夸张吧?
这是造物者和我们开的玩笑吗?难道说血统真的有分贵贱?一个好的血统就可以代代康裕?一个不好的血统就只能一直在犯罪与贫穷边缘打滚?

上网查了一下,发现有关Jonathan Edward的调查大部分应该还是正确;可是那些关于Max Juke家族的指责,符合事实的可能连一半也没有。

当然,这也是网络时代的最大困扰,你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自己想要的各种讯息。可这些讯息可能说着截然不同的故事。听哪一个信哪一个,全凭个人喜好与智慧。

无论如何,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有关Max Juke家族的描述可能是虚构的,我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现实中还有一些血淋淋的数据是不容我们逃避。

现实数据令人担忧

调查显示,锒铛入狱的青少年,如果一人是来自双亲家庭,分居伴侣的子女中会惹上牢狱之灾的就可能多到4.8人,来自离婚的单亲家庭则有12.4人,来自从未结婚的单亲家庭的更高达22人。

换言之,家庭状况直接影响了青少年的成长,也决定了他们未来的人生旅途。这样的数据,在这个婚姻关系日益薄弱的世代里,委实让人高兴不起来。

究竟是不是物质发展导致道德沦丧,这是社会学家该研究的问题。我们不妨也稍微思考,在物慾横流的生活里,我们都过得快乐吗?

有一项调查指出,美国人和非洲马塞族人的快乐指数是相若的。也就是说,一个人过得快不快乐,和自己的口袋里有多少钱没有关系。

6月的通胀是吓人的高,这是一早就预料到的。预料之中的,还有接下来几个月的持续高通胀。看样子,政府一时间是拿不出什幺灵丹妙药了!大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如果觉得已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妨就学学马塞族吧!

此文发表于7月29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