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 活在不同世界

14 07 2008

星期天中午,从巴生开车往吉隆坡方向走,平时只需要半小时的路程,因为塞车用了两小时。原以为是车祸,后来才知道是警方设路障。一段数十公里的路就设了两个,让原本是三条通道的公路变成一条车道,原本车流量就十分庞大的联邦大道怎能不塞?

开车的人没一个喜欢路障,大概没开车的人也不会喜欢。可平心而论,如果遇上了要紧事,例如突击醉酒驾车者或是追捕逃犯,那么即便不喜欢也得忍。毕竟这些不便也是为了更好的保障我们的安全。

谁知,当我经过检查站的时候,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检查站旁聚集了十多名警员,可是都是站在那里看上去很开心的聊天。没有一人是来检查或者拦截经过的车辆。

放这么多贼不去捉,这么多案不去破,倒宁愿在这里设置路障为难我们这班无辜的公路使用者。警长常说警力不足,我说如果继续这样滥用警力,再多的警力也不够。车内耐性快被磨光的我,和车外开心聊天的警察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想,我们活在不同的世界。

上周国会辩论第九大马计划中期检讨,《内安法令》再次成为课题。

内政部副部长周二在国会上振振有词的说,甘文丁内的扣留者并没有被虐待,内安法令其实是个改造计划,改造成功后扣留者就会被释放。莎阿南国会议员卡立就是个被成功改造的例子。看!他不是还当上了国会议员吗?

难道说给吃给住,病了有药,安全无碍,就算给予良好照顾了吗?难道说剥夺人身自由,褫夺公平审讯的权利还不叫虐待?原来卡立今天会当上人民联盟的议员,全都是国阵和《内安法令》的功劳!

政府当然有权保护国家的安全,那些企图破坏国家安全的人,确实也应该被关起来,省得危害人间。可是,危害国家安全这么大的罪,能一点证据都没有吗?为什么就不能将这些人按照正常的法律途径绳之以法呢?居然之后还能厚颜无耻的说自己的灵魂的改造者。

我想,我们确实不活在同一个星球。

此文发表于7月15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