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有辞】 通过法律制度化知情权

23 06 2008

古代社会的统治形式不外乎是禅让或世袭。这两者,其实都是人治的社会。人治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民的命运完全托付在统治者的脾性上。统治者如果勤政爱民,那人民就有福;可是如果统治者残暴昏庸,人民也只能逆来顺受。

法治的出现,就是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当人民的权利和统治者的职责都以法律形式确定后,统治者任意妄为的空间变小了,人民的保障增加了。

人民最重要的几项权利之中,知情权绝对榜上有名。

我在过去几个月出席了一些市议会的会议,结果发现,我的天啊!居然连会议记录都是官方机密。我问市议会主席是基于什么原因要将会议记录列为官方机密,他的回答是“惯例上,一切内部行政文书都是如此”。

这种“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则一切都是机密”的思维模式非常不可取。要改变这种思维,任何努力都不如通过《资讯自由法》,将所有文件变成“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则都必须公开”来得有效。

不应故步自封

人民联盟能否在5年后继续执政5州,我们谁也不敢打包票。所以趁着现在执政,将人民的知情权通过法律逐步制度化,不仅是给人民一份厚礼(个人认为,这绝对比派米派糖更有意义),也是确保万一日后政党轮替,人民联盟能在监督施政上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州《资讯自由法》是否和联邦《官方机密法令》有冲突,法律界还没有定案。既然如此,州政府就应该据理力争,而非划地自限故步自封。就算联邦政府最后决定为 此起诉州政府,以及最后联邦法院也裁决州政府无权通过《资讯自由法》,州政府还是会赢得民心,且能凸显联邦政府的漠视民权。

其实,我认为雪州大臣根本不需要太过担心。公正党实权领袖不是屡屡宣称联邦政权将在9月后易主吗?既然联邦政府和雪州政府即将成为一家人,又何必顾虑这幺多?

此文发表于6月24日的《中国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