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不懂亮剑,更待何时?

15 02 2008

过年回家,免不了要和同学朋友聚首一番。家乡的故人多在不同的区域工作求学,见了面最热的话题就是谈论发生在彼此身上的新鲜事。

朋友中有不少知道我曾参与去年在首都举行的数次游行,所以都会让我和他们分享一下当时的体验。

而在我天花乱坠的说了一番后,得到的最多的回应是:“怎么你不怕被捉吗?”有些关心我的长辈更会好言相劝,告诫我下次不可这么“激进”;有的学弟妹更向我透露他们的父母曾叮咛他们万万不可学我。

新年期间另一个更热的话题就是大选。揣测国会的解散日期,批判政府的狂派糖果,冀望在野党突破三分之一。当你认真地问他:“你会回来投票吗?”

“到时再说咯!”
“特地回来投票?傻咩!”
“应该不会啦,工作忙。”
“反正一定是国阵赢的啦!”

如果说选择不走上街头是为了明哲保身,缺乏承担公民义务的自觉,能不能算是一种不道德?

抗议美国攻打伊拉克,百万民众纷纷走上罗马,伦敦,给与世界另一端素不相识的伊拉克人民最低微的支持。年终的一场暴风雪,让救助金从世界各个角落涌向中国。

如果关怀能从大西洋流向太平洋,如果爱心能从北半球横跨南半球,为什么却我们可以对自己国家的前路如此冷漠?甚至连回家投票都不愿意?

如果说我们都渴望看到改变,如果说我们都乐意支持那些推动改变的人,可是自己却是选择什么都不做,那么我说明哲保身不过是成了逃避的挡箭牌。

或许今年的新年愿望,我们可以审视一下自己的道德追求。

我们效仿不了林连玉,断送公民权不好受;我们当不了陈嘉庚,毁家兴学太难了。我们不需要当伟人,就当个剑客好了!

看见人民代议士在新年期间狂派红包还不肯承认那是例行的选前糖果,我们说“虚伪”;看见独中统考文凭迟迟不受承认,我们说“可恶”;看见琐碎事如地契都需要出动首相才有转机,我们说“荒谬”。可是,这些种种的“虚伪”“可恶”“荒谬”,不会自己消失。

“虚伪”的谎言,“可恶”的面具,“荒谬”的门面,都要靠行动的利剑狠狠划破。

五年才当一次剑客,此时不懂亮剑,更待何时?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