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专栏】 说马六甲猪农事件

4 02 2008

司法审核是让人们通过法律途径检验国家政府或行政单位某项决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管道;简言之,其实就是一场行政单位和人民的较量。

2007年9月25日入禀公堂,2008年1月7日撤销上诉,前后历时110天。以一个案件的寿命而言,4个月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

撤销上诉是因为猪农已经和州政府达成协议,决定接受赔偿。表面上看来是政府和人民的握手言和,扫进地毯的却是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信手拈来就有几个:-

一,甲州政府自1999年起内部决议不再颁发准证给猪农,他们当时做此决议的理由是什么?

二,之后的8年内马六甲州兽医局和禽畜局却依然协助这些“非法”的猪农经营,州政府一夜之间突然变面是否合情合理?

三,甲州政府于9月4日出动逾千人军警执法人员以及20多台神手对付这群“非法”的猪农,是否属于动用不必要且近乎恐吓的暴力?

四,甲州政府要求猪农将州内近15万头猪只减少至4万8千头的决定的法理依据是什么?

五,有关关闭农场和减少猪只的决定,甲州政府只有通过媒体放话却从未给予相关猪农书面通知,这样的行径是否符合当今社会的行政体系?

六,甲州政府运用《土地征用法令》,《街道,沟渠与建筑法令》来迫使猪农关闭农场的手段,彻底了违背了《土》与《街》的立法目的,是否属于变相的滥权?

建国50年,我国行政单位一直是大权在握,难免导致施政上有专断与强权的现象。这次的司法审查原本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去检验公共政策的合理性与决策过程的合法性。可惜的是,这样的契机只是昙花一现。

历史上也曾出现某个案例把当代文化带到法庭,而最终的判决又改变历史的发展。1964年的玛丽•汉密尔顿案,正是废除美国在南北战争后依然存在了100年左右的种族隔离制度的契机。没有这名亚拉巴马州的黑人妇女,美国黑人的命运恐怕就要改写,我们今年年底也不可能看见美国首位黑人总统。

可惜,这里不是美国;林卧豹不是玛丽•汉密尔顿。

甲州猪农的妥协,何尝不是我们整个社会的一大损失?

此文发表于《南洋商报》


Actions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