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报专访】 张念群:好人很多,但未必都有勇气

27 02 2008

去年尾,星洲日报记者对张念群进行了一个专访,访谈触及了我国当前的司法体制弊端,并探讨作为一名律师或一名普通民众,马来西亚公民应该如何自处?以下是采访文章的部分摘录,当时,张念群还未从政,是一名全职律师。

马来西亚政坛不乏具律师资格的参政者,张念群虽没有走上参政之路,但对管理这个国家的政权,对于政治,她深信自己是有说话的权力。

张念群把政府形容为容易变坏的小孩,官员披上了刺猬外套,而社会则缺乏有勇气的好心人。

她认为,在华人的传统思维里,不太喜欢公开与政府挑战,喜欢把政府当成父母官,寄望一个英明天子出现,来照顾大家的生活。其实应该把他们当成一个很有才华、才干,但也会变坏的小孩,需要人民更多监督和制衡。

“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当一个人掌握权力时,他可能就会开始迷失自己,忘记原本的初衷,所以要把它当成坏小孩,做对时给他一些鼓励,做错时就要批评,免得他最后不听话,你要什么他都不给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支持你们,姐姐姐夫!

20 02 2008

They are my sister, Teo Eng Ching, and brother-in-law, Eddie Chang, who are currently the Chief and Deputy Chair of Dapsy Johor State Council.

They will be running the general election in Johor this time as well, though my sister is with heavy pregnant. They will be trying their best to seek a breakthrough in Johor this year.

As my own battle field is in Selangor, I will not be able to assist them in Johor. I will nevertheless urge all the voters in Johor to give my sister and my brother-in-law your full support!

这是我的姐姐张颖群和姐夫庄德志,他们目前分任行动党柔佛社青团团长和署理团长。

他们两人今年也会在柔佛出来竞选,虽然我姐目前怀有身孕,预产期是今年5月。

柔佛是国阵的堡垒,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在过去数届大选没有获得理想成绩。

所以我姐姐和姐夫今年将在柔佛寻求零的突破!

我的战场是在雪州,所以这次没办法去到柔佛协助他们。

只能在这里呼吁身在柔佛的网友,一定要支持我姐姐和姐夫啊!





此时不懂亮剑,更待何时?

15 02 2008

过年回家,免不了要和同学朋友聚首一番。家乡的故人多在不同的区域工作求学,见了面最热的话题就是谈论发生在彼此身上的新鲜事。

朋友中有不少知道我曾参与去年在首都举行的数次游行,所以都会让我和他们分享一下当时的体验。

而在我天花乱坠的说了一番后,得到的最多的回应是:“怎么你不怕被捉吗?”有些关心我的长辈更会好言相劝,告诫我下次不可这么“激进”;有的学弟妹更向我透露他们的父母曾叮咛他们万万不可学我。

新年期间另一个更热的话题就是大选。揣测国会的解散日期,批判政府的狂派糖果,冀望在野党突破三分之一。当你认真地问他:“你会回来投票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加入民主行动党

5 02 2008

2007年1月30日,正式加入民主行动党,并成为公共演说部主任。
与同时入党的彭雪琴及邹宇晖合影。





【南洋专栏】 情色光碟事件

4 02 2008

前卫生部长色情光碟事件发展了一个月已渐渐从报章销声匿迹。然而,还有一些问题是值得大家跟进。

色情光碟事件中触犯法律的人有三种:摄录者,传播与拥有者,以及光碟中的主角。

先从传播与拥有者谈起。

色情光碟事件爆发后的几天,已陆续有几名男女因为散播光碟被捕。一般而言案件都会随着疑犯的落网而得到突破性的发展,然而这种惯例并没有在这个案子中发生。当然,这可能是因为这事件并非一般案件。

由此我们谈到另一种触犯法律的人――摄录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南洋专栏】 说马六甲猪农事件

4 02 2008

司法审核是让人们通过法律途径检验国家政府或行政单位某项决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管道;简言之,其实就是一场行政单位和人民的较量。

2007年9月25日入禀公堂,2008年1月7日撤销上诉,前后历时110天。以一个案件的寿命而言,4个月的时间是非常短暂的。

撤销上诉是因为猪农已经和州政府达成协议,决定接受赔偿。表面上看来是政府和人民的握手言和,扫进地毯的却是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信手拈来就有几个:-

一,甲州政府自1999年起内部决议不再颁发准证给猪农,他们当时做此决议的理由是什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